当前位置:不知所错影视《夏天19岁的肖像》导演:黄子韬的表演看不到太多技巧
《夏天19岁的肖像》导演:黄子韬的表演看不到太多技巧
2022-07-25

由黄子韬首次独挑大梁主演的电影《夏天19岁的肖像》上映以来,口碑票房皆不太好,加上制片人求排片的行为,加大了观众对电影的反感。但令人疑惑的是,电影导演张荣吉曾导过电影《逆光飞翔》,很难想像这部电影也是他拍的。

⠠⠠⠠⠠张荣吉与黄子韬,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,对不同的人来说,有不同的期待。黄子韬的粉丝们,也许没那么在乎哪个导演拍自家的爱豆(况且又不是王家卫),只要WU LI韬韬表现好就成。被《逆光飞翔》惊艳到的影迷和业内人士,更好奇的是,张荣吉这个典型台湾文艺小清新导演,怎样搞得定一个炙手可热又曾颇多争议的偶像,并且,这个偶像第一次做大银幕上的男一号。

《夏天,19岁的肖像》真正放在众人眼前,黄子韬作为一个新演员的姿态,显得蛮妥帖。论演技,他面前的门槛还很多。不过,此前调教过许多素人的张荣吉,倒是抓到黄子韬那些偶像训练之下的青涩,贴在岛田庄司笔下的19岁少年身上,恰好,没有令人出戏。

SO,近两年,在业界和观众对新偶像们演技的质疑声浪愈大的背景声中,张荣吉和黄子韬,此番称得上成就彼此。前者证明了自己驾驭偶像演员和商业向电影的能力,后者展现出一个偶像做个扎实演员的潜质和诉求。

只是,上画十日,《夏天,19岁的肖像》的票房未及千万,口碑也未赚到。好莱坞大片的猛烈攻击,以及观众对“华语多烂片”反弹的巨大惯性,令张荣吉和黄子韬这对看似奇妙的组合,未拿到奇妙的市场反应,时运如此。

《夏天,19岁的肖像》上映前夕,南都记者同张荣吉聊了聊,有关自己的青春片之路,有关偶像或素人演员的选择,有关一个台湾新影人的未来,这个腼腆的导演淡定也坦然。

谈谈青春片

“我不想这样的青春故事那么黑暗和没希望”

南方都市报:你曾经讲过,想拍一些社会题材的电影,不过,《夏天,19岁的肖像》依旧是青春片的路子,而且同《逆光飞翔》相比,更加类型化,为何?

张荣吉:你总是希望在青少年题材上找到不同的样貌,《共犯》(注:张荣吉上一部作品)就是这样,相对黑暗,但黑暗的路途上有点温暖。《夏》想要从爱情的观点做一个延伸,把人面对爱情的心理因素转化成一个外在事件的想象。这个戏是为了描述爱情迷人而危险的感觉,所以,你看电影中,男主角对爱情的追寻是跌跌撞撞的。

南都:《逆光飞翔》、《共犯》到《夏天,19岁的肖像》,你对青春这个主题很感兴趣啊。

张荣吉:我觉得和机会有关系,我也有在发展其他的剧本,不只局限于青春(题材),只是恰好这几年的(拍片)机会都在“青春上面”打转,我也没觉得不好,因为能够从一个大命题下找到不同切入点,甚至是不同的类型。

南都:《夏天,19岁的肖像》改编自日本知名推理作家岛田庄司的小说,你本人在接触这个故事之前,对岛田庄司以及推理文学有了解吗?

张荣吉:其实,看《夏天,19岁的肖像》这部小说前,我没看过岛田庄司的其他作品,看过其他的之后才发现,这一部很不一样。《夏天,19岁的肖像》没有很强烈的推理,但是,它让青少年的爱情多了更多的扑朔迷离,就像你在爱情里,对一个人着迷,开始会沉浸在想象中,慢慢接触之后会有一些摩擦不合,最后可能又找到彼此,过程很有趣。

南都:小说原著的背景是1980年代的日本社会,如今放在21世纪的中国,这个故事的改编问题多吗?

张荣吉:小说的设定相对单纯,而我在拍电影时,希望情节上更加紧凑,在最后谜底揭晓的过程上,可以更曲折,有更多可能性。所以,我们在改编时,加入一些额外的角色。另外,小说的故事发生在1980年代的日本,那时的社会环境和风气同我们如今大不相同,所以,总觉得还会有其他外力因素导致结果的不同,才有了现在的剧情设计。

南都:同原著相比,电影版《夏天,19岁的肖像》的结尾更加光明,这么设计的想法是怎样?

张荣吉:无论《共犯》还是《夏天,19岁的肖像》,他们的结局都是不太完美的感觉,但是,你总会在这个过程里有所成长。我希望电影结尾会有种不满足的感觉,其实,我不希望观众进去看完变得不开心。我不想这样的青春故事那么黑暗和没有希望。

谈谈“流量小生”

“他现在所处的阶段,表演还是单纯直接的表达”

南都:黄子韬这样的新偶像,此前被大家贴过一个标签“流量小生”,很多人的演技都被观众诟病。最初,选择黄子韬是怎样的考虑呢?

张荣吉:当初选择黄子韬,的确有市场考量的因素,但这不是全部原因。拍戏前,我们也有担心,怕他有偶像包袱,演技不过关之类的,而且他之前没有担任过男主角。我同他接触后,发现他有一个年轻人率性直接的感觉,那时,我们聊了些关于初恋、爱情和女孩的话题,就觉得他同康乔很像,哈哈。而且,他在拍摄期间确实很投入。

南都:的确,《夏天19岁的肖像》中,黄子韬演出了少年的青涩,不过,电影结尾,成年后的他,那个感觉又很偶像,有点出戏。现在看,你对他整体表现满意吗?

张荣吉:满意的。他把自己过去的人生经验投射到里头,现场看他,其实感觉到他挺投入。以前,我拍过很多新人和素人演员,有时候,他们很难进入状态。但是,这方面,黄子韬对于角色的领悟度是够的,刚好他现在所处的阶段,对于表演还是一种很单纯直接的表达,不会看到太多的技巧。

谈谈伯乐

“只要王家卫在片场,就有种大师授课的感觉”

南都:《逆光飞翔》和《共犯》都是王家卫导演的泽东公司出品,作为你的伯乐,你眼中的王家卫是怎样的人?

张荣吉:每次都觉得他是大师,即便只是聊天而已。在他身边,我觉得自己还没有办法很自在地成为导演,不是紧张,而是心里面总觉得他的想法会高于我的。每次在片场,只要他在,就有种大师授课的感觉,甩出一套套不同的方法给你看。即使他会给很多空间,但我心里还会有不确定性,哈哈。

南都:这些年,台湾电影市场的状况不算好,作为一个台湾导演中的后起之秀,你怎么看?

张荣吉:市场的起起落落是正常的,作为一名台湾成长的导演,我不会放弃拍台湾本土的题材。我没有那么悲观。我自己的观察,很多台湾导演,他们都有很好的才华,具备很大的能力,只是在等待一个机会,一个爆发的可能性。

不知所错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